Site Loader

诺亚控股是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的见证者和参与者,也是中国财富管理从荒芜时代到繁花似锦的拓荒者和引领者。

十五年前,中国财富管理行业发轫之始,诺亚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诺亚控股,股票简称:诺亚财富NOAH)从最初被迫创业的阶段,凭借市场的东风和诺亚人的齐心协力,不断做大、不断做强,走向全国,走向国际。

一次次的拒绝之后又一次次打起新的精神,坚守住了每个周末烈日下的小摊位,所幸,“诺亚财富”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不仅业务慢慢有了起色,诺亚也开始吸引到投资人注意。

广州CBD商务区珠江新城 资料图 唐贵江 摄

2007年3月的某一天,汪静波和红杉中国执行合伙人沈南鹏首次见面,两人仅交流了45分钟,就确定了合作意向。汪静波敏锐而不张扬的个性给沈南鹏留下了深刻印象,后期与诺亚财富的深层接触使沈南鹏进一步坚定了投资决心,他认为这个团队“激情、专注、诚信”。

幸运的是,当年国内贸易与制造业领域的资产开启金融化过程,这一契机对诺亚弥足珍贵,作为行业先行者,诺亚成功卡住了中国财富市场的开端良机。

汪静波和殷哲他们不想错过这次机会,“被迫”之下主动出击,选择自立门户——汪静波在原湘财证券私人金融总部基础上成立了上海诺亚财富管理中心。

“为高净值客户提供机构客户一样的服务”这是汪静波建立诺亚控股,亲自打造一艘财富版“诺亚方舟”的初衷。

“我们全程经历了中国金融服务产品化的过程。当时国内金融产品比较单一,各大商业银行零售服务还仅限于信用卡业务,外资银行的私人银行业务(至少100万美元)只能在境外开展,能服务的范畴局限在一批小规模有国际背景的高净值客户之内。除此之外,很多高净值客户还需自己去银行排长队等待业务办理。”汪静波回忆,“那么为什么不把用于机构客户的服务用于私人客户身上,为这些高净值客户提供更好的理财服务?”

正所谓时势造英雄。不得不说,有时候,英雄正是行业创造的。

诺亚香港经过8年发展,已经建立起与包括黑石、凯雷、KKR、贝莱德、合众、摩根资产、富卫、友邦、安盛等全球头部资产管理集团的良好关系,这些伙伴助力和陪伴诺亚香港的共同进步,为全球高净值华人提供服务。

十五年,一个企业,一群人,为了一个梦想,一路维艰

在最近一次客户调研中,问及客户对于诺亚长期认可的原因,被最多提及的还是以下三点:

插上国际化的翅膀,做全球华人财富配置首选

同年,歌斐资产成立,担负起诺亚控股上市进程后的下一个重要战略布局,通过资产管理实践构建强大的核心投资能力。

该笔贸易融资资产跨境转让业务有利于银行进一步盘活资源,提升企业经营效益。包括可以利用海外低成本的美元资金降低境内企业融资成本,通过本笔贸易融资资产跨境资产转让业务,企业年化融资成本降低20%;优化境内银行资产负债结构,释放信贷规模并将资金发放给其他有需求的企业;充分利用境内与境外两个市场,满足境外金融机构配置境内优质资产的需求。

那不勒斯方面表示,是卫生局要求球队不能离开那不勒斯,但上诉法院认为,那不勒斯参加比赛是有可能的,他们是在为自己制造不在场证明,这违背了体育的相关原则。

近些年,随着金融政策的逐步开放,海外华人通过金融产品投资中国与中国投资海外优质标的的需求都在增加,为了满足高净值客户的全球财富配置需求,2012年,诺亚香港成立。而在此前,诺亚控股并没有涉及国际业务板块。

虽然被上诉法院驳回了上诉,但那不勒斯可以选择进一步上诉。

2008年6月,红杉中国一期人民币基金委托诺亚财富作为其独家募资顾问在注资同时双方展开合作,红杉资本也为诺亚财富带来了先进、成熟的理财服务观念和运营模式,使得诺亚财富作为独立理财顾问机构快速成长,真正在中国建立起公信、专业、稳健的私人理财服务体系。红杉推动了诺亚控股进一步的规模化、体系化发展,诺亚控股之后的上市及和红杉之间的业务合作,也给红杉带来了诸多回报,双方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诺亚控股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汪静波

一如许多初创公司,在浦东陆家嘴一间仅100多平方的小办公室里,诺亚辛苦起步。而新的诺亚团队,随之迎来新的难题:之前可以依托湘财证券,独立后如何一如既往的得到客户信任?

2012年1月,诺亚香港获得了香港证监会批准的第1类(证券交易)、第4类(就证券提供意见)和第9类(提供资产管理)牌照。就此,诺亚打开了为中国高净值客户进入国际化多元化资产配置的大门,也成为率先在中国香港开设分支机构的中国独立财富管理机构。诺亚香港还持有保险经纪牌照、信托牌照和泽西岛信托牌照,以及金融放债人牌照,可以为满足海外客户资产流动性需求提供支持。

时代机遇与内心热爱共舞,打造中国高端理财的“诺亚方舟”

2020年以来,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的多份文件中提到,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内地金融机构按照商业可持续原则,在满足风险管理要求的基础上,规范开展贸易融资资产跨境转让等业务。

作为中国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参与者和推动者,诺亚控股始终坚持为客户创造长期价值,以此为目标建设公司能力,提升对客户的服务品质。

2010年,诺亚控股成功登陆纽交所,成为中国内地首家上市的独立财富管理机构,至今已经上市10年。虽然经历多次经济周期,诺亚始终坚守底线,没有“资金池和刚性兑付”,坚持服务合格投资者,不断发展创新,引领中国财富管理行业。从最早的无序到初步的有序,再到中国财富管理行业走上一条逐步成熟的高速发展之路,并与国际成熟市场逐步接轨。

2010年11月10日,诺亚财富成功登陆纽约证交所,成为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独立财富管理机构,透明、合规、审慎经营不再是“自律”,公司主动将自身发展、财富管理业务发展置于上市公司公开监管体系之下,开财富管理行业风气之先,同时也意味着诺亚控股开始了国际化的征程。敲钟时刻,包括汪静波、殷哲在内的几位诺亚创始人相拥而泣。从创业之初到成长为上市公司,虽然只有5年,却也是一路维艰。

数据显示,2008年8月,诺亚财富服务4000多位高净资产客户,管理资产超过50亿元。然而快速的成长,也给几位创始人带来了危机感,这是出于风险和合规角度的考量。在国内当时做财富管理是没有金融牌照的,而且也没有所谓的财富管理牌照,诺亚控股迫切想要在阳光下发展、不愿意“裸奔”,于是想到了主动接受监管,既然如此,除了继续积极申请金融牌照、定期主动向监管汇报工作之外,彼时公开上市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诺亚香港的设立,恰好给了海外投资者和华人参与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机会和翘板。

在诺亚内部,11月10日登陆纽交所的日子(“1110”)寓意着1个企业,团结了1群人,为了1个新的梦想,从0开始,创业创新的基因写在了诺亚人血液中。

如今,诺亚旗下有财富管理、资产管理、综合服务、教育慈善几个板块,总体是以高净值客户需求为中心,为客户提供一站式服务。

2019年,诺亚遭遇了市场的挫折,2020年也成为诺亚的转型变革之年:如何将个人领导力沉淀为组织能力;如何精准理解客户需求;如何识别理财师服务能力;如何通过数字化方式精准识别金融产品,是今年诺亚变革的核心思考。通过数字化转型,核心是聚焦“精准”和“效率”,在对的时间,把对的产品和服务,给到对的客户,为客户创造价值,以更适应新环境下的中国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

2020年,是诺亚控股创立15周年、上市10周年的时间节点,也是诺亚控股和中国财富管理行业同时站在一个新起点的重要时刻。

一、最早为中国高净值客户提供另类股权产品和持续的稀缺产品供给的能力。诺亚在2008年发行第一只股权产品时,私募股权这种投资品类还处于萌芽期,且因为产品持有周期长,申购门槛高,投资者认知不足等因素不被其他金融机构看好,诺亚在产品发行上不畏难不取巧,通过持续的投资者教育和产品筛选,真正推动和参与了人民币私募股权基金在中国的发展,也因此,诺亚和中国的几乎所有头部GP都保持深度合作;

截至目前,诺亚累计配置资产规模超过7300亿元。历经15年,大约仅有千分之八的金融产品,业绩不达预期。为超过30万名高净值客户提供财富管理、海外资产配置、高端保险、高端教育等全方位综合金融服务。

诺亚财富联合创始人、歌斐资产创始合伙人兼CEO殷哲

三、价值观的认同。诺亚财富倡导富而有爱的理念和持续学习的公司文化,深深的吸引了持有相同价值观的高净值客户,曾有人戏称诺亚的客户是全市场最爱学习的一群人,确实在诺亚的各种投资课堂上,常常见到理财师和客户一起结伴学习彼此监督的场景。诺亚的客户也被市场认可为最懂投资、最专业的合格投资者。

“当时挺着大肚子(怀孕)的汪静波,有一天对我说‘有个重要的事儿和你商量商量’。她说‘我们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各人自谋出路,二是大家一起创业’。” 诺亚控股联合创始人、歌斐资产创始合伙人殷哲对记者回忆到。“创业这件事,我从来没想过。我告诉她要回去和家人讨论下。其实,对于创业,两个因素特别关键,一是看这是不是自己喜欢的事,二是看这符不符合未来社会发展的趋势。幸运的是,诺亚控股恰好符合这两个要素。”

同时,上诉法院还驳回了罗马的上诉,在罗马对维罗纳的比赛中,罗马由于使用了没有正确注册的球员,被判0-3负。

二、产品创新能力。早在湘财的时候,汪静波便展现出了极强的产品洞察和创新能力,在湘财荷银公募基金公司,她推动发行了中国市场上第一只伞形基金,成立诺亚之后,更是将“创新”这个基因深种在每一个诺亚人的DNA中,开发出了一系列市场首创产品;

2005年3月,老东家湘财证券公司改制,裁员、降薪、裁部门成为被迫之举,时任其私人金融部总经理的汪静波不得不对下属宣布——这个头顶国内证券公司“第一私人金融部”光环的部门也在被裁之列。

诺亚控股从初创期的一家小而美的金融机构,到2010年成功在美上市,再到发展为如今员工近3000人、业务遍及海内外多领域的大型综合金融服务集团,诺亚人用了15年。

巴菲特说过“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诺亚不是在豪雨降临时才开始建造方舟。”

“作为诺亚人,敬畏市场、尊重常识,对金融市场充满了敬畏之心纵使前方仍有艰难,诺亚人全体斗志更昂扬,敢战能胜,誓比从前更加奋斗。”这是诺亚内部经常听到的声音。

“当时,香港是诺亚控股海外产品的中心。大部分客户是有海外资产的国内创一代,想来香港做投资,特别是投到国际知名资产管理人管理的金融产品里。”殷哲对记者解释。

“选择创业,我们是被逼的。但如果没有诺亚,我可能就是一个懂点金融的家庭主妇。”面对记者采访汪静波如此说到。

1990年代初期,中国一批外贸和制造业主已经积累了相当一批财富,他们对私有财产理财有迫切需求。与此同时,很多高净值客户,特别是超高净值私人客户都没能得到良好的金融服务。

资料显示,这次见面后的两个月,红杉中国首期对诺亚财富的注资额为500万美元,约占其总股本20%。红杉和沈南鹏的进入,推动了诺亚控股从一家“小而美”的财富管理公司,走向了更广阔的天地、步入了发展的快车道。

国家外汇管理局广东省分局表示,下一步将在总局指导下,探索扩大跨境转让的资产品种,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内地金融机构按照商业可持续原则,在满足风险管理要求的基础上,规范开展贸易融资资产跨境转让等业务,积极推进跨境融资创新,优化金融资源配置,提高资金融通效率。(完)

据记者了解,为了获得客户,汪静波和她的创业伙伴们,当时像就像如今地产中介的年轻人那样,在小区门口摆摊、发宣传资料。“还记得那时候在上海浦东大拇指广场,我们搭个大亭子、发传单,拦路人,不断向他们介绍诺亚。偶尔,我们也会去浦东香榭丽舍花园,这是比较高端的商圈,但也不是所有小区都会让我们进去。被拒绝是那时候的常态。”

“香港是全球金融机构云集之地,诺亚香港获牌以后,诺亚控股实现了与更广泛的世界级金融产品集团进行合作。诺亚香港的设立,恰好给了海外高净值华人参与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机会。”殷哲讲到。

面对汪静波说的“我们都还年轻,人生难得几回搏⋯⋯”,当年刚30岁的殷哲动了心。经过仔细的“风险”核算,随后付诸了行动。“年轻是有优势的。可能也正是无惧无畏的阿Q精神,让我决定大不了重头再来,这也是一种经历。总体来说,我们确实抓住了市场给的机会。”殷哲告诉记者。

在诺亚内部,11月10日登陆纽交所的日子(“1110”)寓意着1个企业,团结了1群人,为了1个新的梦想,从0开始,创业创新的基因写在了诺亚人血液中。

sacredn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