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梅西现在在俱乐部不快乐

西班牙《马卡报》在最新的评论中指出,有关梅西的情况,现在和过去比完全反过来了。现在的梅西在阿根廷队很享受,在巴萨受煎熬,和过去完全相反。

港媒提及,王茂俊也曾多次在不同场合澄清自己仍然活着,自己的名字不是“韩宝生”,但换来的却是被“揽炒派”质疑,甚至有人指他是警察假扮。“大家根本唔相信,只相信自己个剧本,认为我呢个角色就必需要死”。他说自己一度十分灰心,感觉像是被当成安全套一样。

然而令人无法置信的是,现在历史已经反转了。最近一两个赛季,梅西在巴萨很痛苦,今年夏天他与高层的矛盾更是达到了极点,一度要求离队,无奈被巴萨强留。球队在欧冠中一次次羞辱性的失利,俱乐部内部的危机,让梅西忍无可忍,只想离开。

据香港电台网站等港媒报道,去年“8·31太子站事件”,多人被捕及被起诉。其中王茂俊被控暴动等罪,早前缺席聆讯(案件在公开审讯前,法庭进行的各项中途聆听与讼各方的陈述)。王茂俊8月29日在YouTube上传视频称,自己过去一年被流传已失踪,但事实上他被警方控告八宗罪,在今年7月17日上庭前夕,他已逃往英国寻求政治庇护。

斯卡洛尼让梅西满意,而梅西在巴萨享受不到这种感觉。几年前,这种情况对危机持续不断的阿根廷队来说无法想象的,但足球就像生活,一切都可能改变。对阿根廷队来说,这十分有利。

去年“8·31事件”后,网上流传一位名为“韩宝生”的人士失踪或死亡。王茂俊说,他就是那名被流传名为“韩宝生”的人。

去年8月31日,暴徒进入太子站在港铁列车车厢内换衫,有市民与他们发生争执后报警。警方到太子站执法,一度围封港铁站,而见习救护主任将伤者人数由10人修正为7人。香港警方指出,当时警员在月台上点算的伤者数字确为7人,送至荔枝角也是7人。至于消防处最初点算数字与最后的数字不一致,警方认为正常,通常大型事件中都会出现这种情况,难免出现重复计算。但是暴徒却不断将“8·31太子站死人”的谣言升级,一直对伤者数字进行质疑。

过去媒体无数次指出梅西在巴萨感觉处在天堂,在阿根廷国家队却像身处地狱。阿根廷队不佳的成绩,内部的矛盾与危机,再加上对梅西的质疑,让梅西备受煎熬,而在巴萨,他每场比赛都有天才的发挥,球迷也一次次拜倒在他的脚下。

在阿根廷国家队,情况已经不同了。梅西感觉舒适,球队让他满意,足球上也不再过度依赖他。梅西依赖症确实还在,毕竟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球员,但在斯卡洛尼时代,这种依赖度比前几任主教练都低。

据港媒报道,真名王茂俊的“韩宝生”,是去年一系列黑暴暴乱中,被警方控告暴动罪的600多人的其中一员,更是“8·31事件”中首批被控者。他被控两条暴动罪,两条刑事损坏罪,一条非法集结罪,一条普通袭击罪,一条对袭击致造成身体伤害罪,以及一条抢劫罪。

而事实上当晚整个港铁站根本无处可逃,王茂俊之后亦再次被警员制服,押在月台一角。随后再与其他疑犯一同被押到葵涌警署,之后再被转送到新屋岭扣留中心。王茂俊称,所有人最关心的是当晚车站内是否有人死亡,他坦承自己眼见没有打死人。

目前,已初步排查到该病例密切接触者17人,正在落实集中隔离和采样检测。

港媒援引王茂俊的说法称,王茂俊过去一直低调行事,直至安顿好家事及处理赴英事宜,才公开行踪。王茂俊在网上发出短片,声称自己跟身处香港的家人或朋友已没有联络,与家人已断绝关系。

市、区相关部门立即行动,已组成联合流调专家队伍,全面开展流行病学调查,进一步追踪排查相关人员,对相关人员和环境采取相应的防疫措施。

港媒报道称,今年7月17日提堂时,王茂俊弃保潜逃,其后被证实现身英国, 7月22日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Benedict Rogers还在社交媒体上传一张两人在英国的合照,明确写着“‘韩宝生’未死,更与他在英国酒逢知己……”但黑暴们完全忽视韩宝生就是王茂俊还活着的事实,还把他的“遗像”用韩宝生的名字摆在太子港铁站“生祭”,献花圈,以示“悼念”。

经对章某14天内活动轨迹的流行病学调查显示,曾去过祝桥镇航城七路450弄小区、好客堡大食堂机场店、施镇路红烧牛肉面羊肉汤店、全家便利店施新路店等场所。上述相关场所均已落实终末消毒。

据王茂俊回忆,去年8月31日警方速龙小队进入港铁太子站时,很多人跳下路轨,跑到对面月台的列车上。他一度被防暴警制服在月台上,在同伙攻击警员时成功逃离控制,没入人群之中,其后就再无镜头拍到他的去向。于是,“韩宝生”随记者拍下的片段不断被提起,被指为当日警察打死人的“铁证”。

sacrednz.com